關於部落格
無筆不疾書
  • 778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是在夢遊。

一直以來,我都是像台影印機一般存在著。 很合乎一切周圍的氣氛與動作速度, 跟著聲音開始動作。 有時太安靜了,便開始跟卡在肺部的紙張對話。 有時候,咳出一堆黑色的血來。糊糊的誰也不敢碰。 這一點我倒是很驕傲。 直到兩個月前, 我又成了一張靜悄悄的紙。 輕到可以隨時被吹走,或任意地割傷人。 許多的夢想到最後,也逃不過碎紙機的啃蝕。 最近,被迫成了一台製冰機。 也不曉得為什麼,好像輕鬆了許多。 需要累積情緒時慢慢把能量倒向我。需要我時再把我拿出來大斬八塊。 但很抱歉, 當你要暢快痛飲時,我可能會爆向你的臉,這點我無法控制。 我其實只有一顆被斬一半現吃到見底的活腦。 有關這個事實,我要感謝安妮‧普露女士令人錯愕的冷峻暴斂短篇書寫, 使我在此地最後冷峻的兩個月裡有段異常冷靜的心靈培思。 這又得講到謝謝詹姆士那天豪爽地分享仿藍鬍子的短篇小說, 使得我這麼認真地閱讀那不易感動卻易讚嘆其鉅細靡遺的描述。 三月6號奧斯卡頒獎典禮,得獎感言請勿超過60秒,謝謝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