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無筆不疾書
  • 778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Lunch Box

對於太陽底下辛苦工作的人,中午的便當是種快樂的解放, 快速吃完打個盹後,上工去。 我總覺得,便當應該是為這群偉大的人民,或是我爸,而產生意義的。 只是,如今的便當因著精緻化,也有品牌戰的一天,買的是你的懷舊記憶。 國小的時候,中午就會在教室外或校門口等待媽媽珊珊來遲的便當。 有時候飲料翻倒了,回家還會抱怨一下; 有時候同學有了愛玉冰或是多了一杯炙手可熱的波霸奶茶,回家就會暗示一下。 那時候總覺得,中午的便當不會有吃膩的時候。 因為媽媽都會盡量變出來。 現在想想,媽媽工作那麼辛苦,中午還要給你送便當,口味不對還要想辦法換。 小孩子真是折磨人。 就是我。 七年級生,還是有過清湯掛麵,男女生傳個紙條會被叫過去問內容的國中時代。 也是個蒸便當的年代, 偶爾從校門口接駁偷叫的團體份量飲料。 抬便當的值日生與變黃的蔬菜,深藍色裙子與白色書包, 抹出的色調叫做無價的稚氣。 黑板上留著國文老師斗大的粉筆字, 趁著午休鐘響前得登記好全班小考分數,送到供老師聊天泡茶的辦公室。 哪個同學經痛的厲害,早上便待在教室不用去升旗了。 哪個同學沒吃午餐,中午便到男生棟教室交換信件去了。 便當之於學生,有時可有可無。 高中的合作社有個叫做20元的蛋包飯,第三節下課前就會被賣光的東西。 便當在那個時代,有段時間是可以解讀為傳達愛意的利器, 不過也只維持一段時間而已,之後合作社變成一個曖昧躲避的生澀場所。 高中便當的美味,建立在因人而異上。 上了大學以後,我常失去便當。 回到租處,煮個麵下個水餃,扮個沙茶醬就好。 便當這個名詞,通常在拍作業時放飯用。 或者很餓的時候買個幸福。 進入辦公室吸金室之後,開始討厭便當。 吃完就撐著坐整天,連選便當的動力也少的可憐。 沒有蒸便當的特殊味道,也沒有擠入合作社搶買的快感。 而且七十一的便當,總是讓我站在那邊選很久,最後選了個真飽飯團。 換了工作後的現在,因為常辦活動,完整的便當常成了剩餘的裝置品。 有時候被遺忘了有時候沒人要有時候天氣太熱吃不下又訂太多。 所以,一種便當一款命。 它只等待來回收的老婆婆看到自己發出一絲驚喜,便覺此生無憾。 而我,變成一個愛喝湯的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